诡异!女子身份被冒用20年 对方在同一城仿佛透明人

来源:现代快报发布时间:2018-12-07 查看数:0

潘霞是宿迁市泗洪县的一位普通妇女,和丈夫两人经常在外打工,很少与别人有经济往来。然而,就在不久前,她不仅收到了一纸诉状,自己的银行卡也突然被冻结,成了“老赖”。

11月22日,现代快报曾以《女子遇到诡异事:同一个城市,竟有“另一个自己”》对此事做过报道,潘霞的这些债务其实都是源于另一个“潘霞”。而诡异的是,这二人的身份证号也完全一致。12月6日上午,宿迁市泗洪县警方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警方直到找到这名顶替者时,才知道她其实姓张。

△两个“潘霞”的身份证除了住址和照片外完全一致

△两个“潘霞”的身份证除了住址和照片外完全一致

两个“自己”曾在同一个城市生活多年

不久前,潘霞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成了“老赖”,银行账户也突然被法院冻结了。潘霞说,自己从来没有和人发生过借贷关系,身份证信息或者银行卡丢失或被人盗用的可能也被排除了,她便与县人民法院取得联系,了解到自己确实被人告上了法庭。

此外,法院还告诉潘霞,她的房产也被冻结了。她努力回想究竟是怎么回事,很快,2015年的一次“两个结婚证”事件蹦入脑海。

“买房子的时候要换结婚证,我是2004年结婚的,当时是手写的结婚证需要更换,可是到民政局换证的时候我才发现,我一个人有两份结婚证,另一个结婚证上的人我都不认识!”

潘霞回忆,一个人有两个合法结婚证,两张结婚证的婚姻登记信息如出一辙,当时让她百口莫辩,然而诡异的事还没完。

随后,潘霞又去调取了个人征信报告,发现她的工作地址、信息都有两个版本,她的名下甚至还开通了一个信用卡。

当时,她通过自己的身份信息,找到了“另一个自己”的电话,二人进行过一场十分短暂的通话。

在这次通话中潘霞了解到,另一个“潘霞”是泗洪县某医院的一名护士,也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,由于两个人共享了同一个身份,所以在这些年的工作生活中,在办理社保等问题时,双方也都多有不便。

“所以我当时就提出来见一面,然后到相关部门把各自身份恢复过来,她也一口就答应了。”潘霞说,然而当她再次拨打这个号码时,对方已经关机了。

△民政部门开具证明,两个“潘霞”并非同一个人(底端备注里)

△民政部门开具证明,两个“潘霞”并非同一个人(底端备注里)

冒用者:顶替太久,都相信自己就是真人了

11月底,潘霞将这些信息如实提供给了泗洪县人民法院,法院执行局通过调查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。“两个人的身份信息虽然一样,但结婚证照片不同,在另一个潘霞的结婚证上可以看出来,她的丈夫叫朱某,正是本案的借款人,这是他们夫妻二人的共同债务。”泗洪县法院执行局的执行干警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法院建议真正的潘霞立即向当地警方报案,同时法院也在积极对接泗洪县公安局,希望能尽快找到真正的老赖。

对于警方来说,首先要搞清楚的一点就是另一个“潘霞”到底是谁?

警方沿着另一个“潘霞”的生活轨迹一路追溯,发现她的真实身份宛如一个“透明人”,就连她曾经的同事也只知道她叫“潘霞”,丈夫曾是当地某学校的老师,每份工作都干不太长。

直到最近,警方找到了这个“潘霞”正在泗洪读小学的孩子。“小孩告诉我们,妈妈叫潘霞,这几年人在淮安。”办案民警回忆,就连她的孩子,都不知道妈妈真正的姓名。

随后,泗洪县公安局又派人到淮安,终于找到了她,并得知她的真实姓名叫张英,早在20年前就开始顶替潘霞的身份了。

“当时,她给我打电话以后,我才意识到自己不是潘霞,顶替得太久,自己都相信我就叫潘霞了。”在接收警方调查时,张英说,当时她也曾想过要配合潘霞,给双方恢复真实身份,但由于“张英”这个名字早就被销户了,而且考虑到今后的诸多不便,又退缩了。

为了不继续给双方带来麻烦,从那以后,张英才对新认识的人说自己的真实姓名。

“我只是想继续上学,不想再回家种地了。”张英说,在1998年以前,她一直是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人,由于出生在农村,所以一直想通过读书走出来,但是在1998年中考失利。

在当时,复读生没有办法办理学籍,于是张英的父母辗转找到了泗洪县天岗湖中学一位老师帮忙。“他告诉我们,可以帮我们顶替学籍,用其他人的身份继续上学,而且已经成功过很多例。”张英说,不久后,这位老师就调来一份学籍档案,自己要顶替的是一个名叫潘霞的人,刚刚从初中辍学,二人年龄相仿。

重号的身份证是怎么办下来的

1999年,15岁的张英借用潘霞的学籍档案,顺利地到天岗湖中学复读了一年,并于2000年考取了当时的淮阴卫校。之后,她的父母又找到了泗洪县天岗湖乡当时的文化站长,张英拿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、伪造的天岗湖中学学籍证明和当时这位文化站站长的一纸介绍信,把户口迁移到了淮安市。

据宿迁当地一位从业30多年的老教师介绍,当时由于学籍档案和录取通知书都是手写的纸质档案,所以只要盖上了相关单位的公章,很容易就能得到认可,所以张英的户口迁移并没有遇到任何障碍。

由于张英在淮阴卫校读书前就将户籍迁移到淮安时尚未成年,而2003年6月28日,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次会议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》正式推行二代身份证。所以,2004年张英毕业时,直接就办理了二代证,而当时的户籍信息全省尚未完全联网,所以张英在淮安办理这张身份证时,当地警方并没有发现问题。

民警向现代快报记者解释称,无论是给潘霞办理身份证的泗洪警方,还是给张英办理二代证的淮安市清浦区,都属于县级公安机关,而县级公安机关在没有相关手续之前,是不能擅自查阅公民信息的。“就像很多人总认为民警可以随时查阅别人的开房记录一样,民警如果擅自查阅是违法的。”所以才导致这两人的身份证重号。

据新华社报道,近年来,公安部一直在清理身份证号码重号问题。因此,理论上像“两个潘霞”这样的情况几乎已经不存在了。“只能说这个情况是‘漏网之鱼’,即使没有这次的事,这个问题暴露出来也是时间问题。”民警表示,目前警方正对张英作进一步的调查,同时积极地对接民政、法院等部门,给张英恢复真实的身份信息,并消除对潘霞所带来的其他影响。另外,警方也已经要求张英夫妇二人积极筹款,尽快偿还欠款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徐楠

分享到: